澳門商報首頁  星期一, 2018年4月23日
澳門商報 > 產經

一飛沖天or一地雞毛

发布于: 2018-01-04 02:56     澳門商報
     2017年,創業圈的大風依然猛烈,在人工智能、共享經濟、無人零售、互聯網金融、知識付費等多個熱門領域,一大批創業公司被勁風吹起,翩翩起舞;當然,也有不少公司被風吹倒,像秋葉般散落滿地,最終一片狼藉。新年已至,我們來對這些行業做一番回顧和總結。   互聯網金融:帶著枷鎖跳舞   如果說逼死共享經濟創業公司的原因主要是殘酷競爭、模式缺陷,那麼,互聯網金融項目面臨的主要挑戰則是監管,規模、牌照、利率成為監管“整治”互金項目的關鍵字。   2017年,Fintech領域的公司紮堆上市,眾安保險、趣店、易鑫、拍拍貸、融360、樂信等互聯網金融公司相繼風光地敲了鐘。然而,正當這些公司歡慶“走上巔峰”之時,監管的鞭子一直未停歇。   去年11月21日,媒體稱互聯網小貸牌照發放被緊急叫停,拍拍貸、和信貸、融360等現金貸中概股全線暴跌,趣店盤前一度跌逾30%,後來緊急宣佈回購才使跌幅收窄。一天之後,人民日報旗下媒體稱,現金貸平台將會被一刀切,現金貸中概股再度全線暴跌。   監管的打壓至此並未結束,12月1日,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、P2P網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正式下發了通知,明確開展對網絡小額貸款清理整頓工作,監管部門暫停新批設網絡小額貸款公司;已經批准籌建的,暫停批准開業。   當晚,在美股上市的現金貸公司再度暴跌。雖然活在監管的陰影下,但對於已上市的互金公司來說,似乎已經抓到了救命稻草,最悲慘的是那些依然在“水下”的互金公司,他們可以說是心驚膽戰,生死未卜。   人工智能:里程碑式突破   2017年,人工智能異常火熱。這一年,人工智能上升為中國的國家戰略;谷歌的阿法狗以“3比0”的大比分擊敗了全球排名第一的圍棋選手柯潔;百度的無人駕駛汽車開上了北京五環路。行業內一系列里程碑式的突破讓人們驚呼:人工智能時代真的來了。   一時間,資本開始湧入人工智能領域。據統計,截至2017年上半年,中國人工智能相關的企業數量就達到592家,佔全球總量的23%;2017年人工智能領域的創業公司融資事件約達150起,其中,動輒幾億美元的大手筆融資已不罕見。   據PitchBook統計,2017年全球AI領域融資額最高的5起投資事件中,中國企業佔了4起。其中,蔚來汽車融資達到16億美元,位列第一。其次是曠視科技、商湯科技與明碼生物科技,美國indigo農業科技公司排名第五。   與眾多投資機構一樣,互聯網三巨頭BAT在人工智能領域進行了積極的佈局,尤其是阿里巴巴,在過去一年相繼投資了曠視科技、深鑒科技、寒武紀、商湯科技等AI公司,接近於將該領域的頭部公司“一網打盡”。   雖然備受資本青睞,但人工智能領域的創業項目大多還處在語音識別、圖像識別的研究階段,獲得了巨額融資的創業公司,主要業務方向也是B2B市場,比如曠視科技Face++的人臉識別,需要借助支付寶這樣的平台,才能與用戶建立聯繫,真正2C的AI產品目前可能只有智能音箱這種實際用途有限的“小家電”。   共享經濟:混戰後的反思   2017年,隨著物聯網和移動支付的迅猛發展,共享經濟迎來井噴。從創業項目來看,共享單車、共享汽車、共享充電寶、共享衣服、共享雨傘、共享健身倉、共享馬扎等五花八門的共享創業項目如雨後春筍般相繼出現,並吸引了大量投資。   融資最彪悍的要數共享單車領域,摩拜和ofo在2017年內都融到了約10億美元鉅資,尤其是中國互聯網的兩大巨頭騰訊、阿里的支持使得共享單車的資本大戰異常激烈。   在這個資本依賴型的領域,創業公司要想活下去必須有足夠多的錢。去年短短幾個月內,酷騎單車、小藍單車、小鳴單車等6家共享單車企業就先後因為資金鏈困境而“陣亡”,不僅創業失敗,這些公司的創始人甚至面臨巨額的負債,難以償還。   與此同時,豪賭也造成了大量的資源浪費,多地共享單車“墳場”屢見不鮮,相關圖片一度在社交網絡刷屏。ofo早期投資人朱嘯虎直言,摩拜與ofo現在進行的消耗戰已經沒有意義,多次建議兩家合併。   共享單車是整個共享經濟領域的一個縮影,共享汽車、共享充電寶、共享衣服等創業項目面臨的形勢同樣嚴峻,這些項目不僅成為燒錢黑洞,而且遲遲難以證明盈利能力,一大批公司在2017年宣告停止業務。   智能汽車:量產曙光顯現   無人駕駛汽車成為去年AI領域的一個大熱門,有人說這是巨頭才有資格涉足的領域,BAT、谷歌、特斯拉以及傳統的汽車廠商都在佈局這一領域。在重金豪賭後,各大互聯網公司、傳統汽車廠商紛紛將2020年作為無人駕駛汽車“量產年”,而百度李彥宏給出的量產時間表則是2018年。   雖然這個領域巨頭林立,但依然有創業者認為這個領域有機會,無人駕駛領域的創業公司大多是在某個細分領域以技術驅動的公司。不過,中國智能汽車這個領域,也有一群直接“造車”的創業公司,包括蔚來、小鵬、威馬等,他們的智能汽車之路先從電動汽車開始。   去年12月16日,蔚來汽車隆重發佈了首款量產車型ES8,交出了蔚來汽車創業3年來的首份答卷。在量產車型發佈之前,這家由汽車領域資深創業者李斌創立的公司累計完成了超過20億美元融資,豪華的投資陣容中既有騰訊、百度、京東等互聯網巨頭,也有高瓴資本、紅杉資本、淡馬錫、IDG資本等知名投資機構。   與蔚來汽車發展步伐相近的威馬汽車、小鵬汽車也獲得了資本的青睞,並制定了汽車量產時間表。公開資料顯示,截至目前,威馬汽車累計獲得了超過120億元人民幣融資,計劃在2018年一季度開始小批量量產;小鵬汽車累計獲得了約50億元人民幣融資,新一輪(B輪)50億元人民幣融資有望在2018年初完成,公司的量產版2.0車型也將在2018年推出。   值得一提的是,這些公司的量產車型雖然相繼亮相,但當量產階段真正開啟之後面臨的挑戰仍然不容小覷。全球新能源汽車龍頭特斯拉是很好的參照對象,經歷了多年快速發展的特斯拉至今仍然難於應對量產難題,與此同時,數十萬的汽車銷量也沒有讓這家公司實現盈利。   知識付費:爆發後的減速   2017年,信息、知識的價值進一步凸顯,內容付費行業迎來了創投熱潮,經歷了2016年的“知識付費元年”後,知識付費行業快速發展。阿里應用分發發佈的《2017年Q2應用行業報告》顯示,5家知識付費平台同比增長率均在50%以上,用戶已達到5,000萬。喜馬拉雅FM去年12月舉行的第二屆“123知識狂歡節”內容消費總額達到了1.96億元人民幣。   在邏輯思維、喜馬拉雅FM、豆瓣等“老一代”平台快速發展的同時,一大批新的知識付費項目在去年登台亮相。其中華爾街見聞的主編精選、選股寶的脫水研報在去年均實現非常可觀的銷量和營收,與此同時,資本對內容付費行業也表現出了濃厚興趣。   然而,繁榮的表像之下,知識付費行業也暴露出一些問題,比如知識付費課程的到課率和複購率等數據一直是各大平台的秘密。工信部互動媒體產業聯盟數字文化工作組組長包冉透露,目前知識付費產品的平均到課率僅為7%。此前針對知識付費行為的消費者的調查,僅有38%的消費者表示滿意,以後會繼續使用,49.7%的消費者表示使用感受一般,12.3%表示不滿意。   此外,知識付費平台繁瑣的運營與管理也在考驗內容分享者的熱情。羅永浩8月停更“創業課”,直言是因為時間精力問題,“嚴重低估了得到專欄的工作量”,知識付費模式到底能走多遠還需時間檢驗。   新零售:新風口的泡沫   2017年“無人零售”火遍了中國。2016年,馬雲最早提出了“新零售”概念,2017年被阿里巴巴視為“新零售”元年。據統計,去年阿里圍繞新零售的股權投資金額約達500億元人民幣,涉及三江購物、聯華超市、新華都等十多個項目。   除了阿里,互聯網巨頭騰訊、京東、蘇寧、小米等也都紛紛佈局新零售。其中,騰訊是阿里之外力度最大的一家,在重金拿下永輝超市、唯品會之後,騰訊在新零售領域的“反阿里艦隊”成型。   目前來看,無人零售尤其是無人貨架成為新零售中創業最活躍的領域。據粗略統計,目前無人貨架領域至少有超過50個玩家入場,年初以來湧入無人貨架領域的資金至少超過70億元人民幣。   據公開信息,每日優鮮去年內累計完成了超過7億美元融資;去年6月才成立的果小美、猩便利,在半年之內斬獲了約5億元人民幣融資。在資本的助推下,9月份,果小美與番茄便利合併,10月,猩便利完成了對51零食的全資收購。   同時,傳統互聯網巨頭也對該領域表現出了濃厚興趣。餓了麼推出了無人值守貨架“e點便利”,向申請入駐的公司提供小型貨架、冰箱、食品飲料的鋪貨補貨、維護等服務;阿里投資的盒馬鮮生進入了辦公室無人貨架領域,籌劃推出優化版的自動販售機;京東推出了智能貨櫃“京東到家go”;順豐也上線了企業員工零食福利一站式平台“豐e足食”,開始在深圳試點。   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,線上引流成本越來越高,所以線上電商紛紛進軍線下,拓展新的流量來源。猩便利的投資方紅杉資本中國合夥人周逵也曾表示,網絡支付發展把互聯網商業重心從廣告推向了交易。   不過,對無人貨架的質疑之聲也不絕於耳,金沙江創投合夥人朱嘯虎直言,無人貨架不可能盈利。有數據顯示,目前無人貨架領域部分企業市場費用已佔到其銷售收入的80%,市場推廣成本、貨損和盤虧是費用中的主要部分。   此外,無人貨架主打的成本優勢也面臨質疑,如果加上商務成本、貨架設備成本、商品鋪貨成本等,一個點位的成本至少達到4,000至5,000元人民幣,一些企業動輒鋪設數萬個點位,初期成本就高達數億元人民幣。   多位業內人士認為,最遲到今年上半年,這個領域就會迎來清洗倒閉潮,快過此前出現的任何風口。在下一個風口到來之前,無人貨架或許既是膨脹最快的風口,又是最短命的風口。   線上教育:逐步走向成熟   去年,無論是一級市場還是二級市場,線上教育都是熱得發燙的項目。截至2017年10月,線上教育領域公開的融資次數超過150筆,累計融資額超過80億元人民幣。其中,線上教育平台猿輔導、VIPKID去年相繼完成了1.2億美元、2億美元融資,估值均超過10億美元,成功晉級至獨角獸行列。高思教育、作業盒子、乂學教育、藝朝藝夕等創業公司去年也完成了超億元人民幣融資。   值得關注的是,BAT三大互聯網超級巨頭去年也在加碼線上教育領域的佈局,去年以來,BAT參與投資的線上教育公司已達到8家,其中,騰訊已經重金投資了6家公司。對於線上教育行業去年走熱的原因,有投資人表示,整個大的背景是隨著GDP的增長人們的教育需求也隨之增加。同時二胎政策的開放,也使得家庭對教育的投入進一步加大。   雖然行業融資十分火爆,但不是所有的線上教育公司都能盈利。央視財經去年提供的調查數據顯示,截至2016年底,線上教育相關企業累計達到400多家。但這個火爆行業卻面臨著70%的企業存在虧損的窘境,10%的公司能夠持平,能夠盈利的僅佔5%,還有15%的企業瀕臨倒閉。